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桃花流水风雨

林花谢了春红,太匆匆,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。胭脂泪相留醉几时重,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武大郎和潘金莲-----  

2013-05-05 14:03:24|  分类: 小说故事(原创)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 太阳一出来,武大郎准时打开门,挑着担子出来。其实这是第二担,第一担天刚亮就已经送给几家大户了,这一担就到小镇上叫卖 。他卖得很快,一听见大郎的喊声,要买馒头的就凑过来了。馒头不用说又白又大,无不夸赞。蒸馒头可是技术活,要慢发面大发面,初蒸时火要小,待长足个,适当大火蒸熟就可以了。可是火候得靠经验掌握,自从大郎娶了天仙似的娘子后,馒头蒸得更绝了,又白又大不说,那皮儿就像要撑破了似的透亮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大郎,这馒头赶上你家娘子白了吧?”有男子说,人们都开心地笑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你家娘子肯定比这白。”大郎也开心地回应。

          “你家娘子干吗从不出门,你把她藏家干吗?怕人家抢啊?”有女人会这样说。她们真的很佩服人家,馒头蒸得好不说,把大郎收拾得很干净很利落,衣裳鞋子做得真好。大郎是矮子,可他福气真大,娘子绝对是个美人,还这么手巧贤惠,没人不佩服。只是大郎娘子很少出门,人们取闹大郎开心,大郎也开心。沿街说笑间,一担馒头很快就卖完了。许多很穷的人家是不买他的馒头的,有时也会剩下几个,他就送给尾随他眼馋的孩子们。有时他会在街上呆一会儿,同相熟的人说话,打听些新闻,可他得回家吃早饭。

        他回到家,放下担子进屋,金莲躺在床上,看来犯困了。大郎掀开锅盖,发现菜已炒好了,娘子肯定没吃,他赶紧招呼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娘子,我回来了,吃过饭再睡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 金莲一下坐了起来:“怎么睡着了。你怎么才回来?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娘子,你累了,吃完饭再睡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躺一躺,不觉就睡着了。卖完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嗯。”大郎把铜钱递给金莲收好就吃饭。娘子总是吃的不多,大郎心疼得很,有肉啊、蛋啊,他总是劝她多吃些,自己不舍得吃。

          “娘子,吃过饭,我再买些鸡蛋吧。”大郎边吃边说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哦,行,盐也不多了,再称些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大郎吃过饭,娘子给他铜钱去买些鸡蛋和盐,武大郎开心地出门。他可以玩一会儿,同人们开心说笑。人们都喜欢拿他和漂亮娘子说话,他心里很得意很兴奋,他知道人们羡慕他有个漂亮娘子。他决定回家给娘子做蛋糕吃。这个他也会做,就另外买了些糖。

         回到家,发现娘子躺在炕上,一条腿却搭在炕沿下,还光着脚,天还有点凉呢。大郎放下东西,就把娘子的腿给抱上去,盖上毯子。大郎喜欢看漂亮的娘子,他心里觉得美滋滋的。娘子睡着了,她知道自己多美吗?金莲又把腿伸出炕来,大郎赶紧又抱上去盖好,可她又伸出来。他喊了声娘子,却没应声,他只好又抱上去,并且爬上去,用手轻轻握住那只脚。他玩赏抚摸着脚,并努力让它不再发凉。金莲翻了个身,睁开了眼睛。“回来了?”

        “嗯,你看把脚伸在外面不冷吗?我做蛋糕,你吃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 金莲摇了摇头,伸开身子,另一脚也给了大郎,大郎忙抱在怀里。娘子真好,是他最亲的人,最爱的人。他抚摸着那双滑润的脚,那脚总是发凉,他要好好爱护她。他心中涌起了渴望,仔细看娘子美丽的脸蛋,娘子闭着眼睛。过了一会儿,一只脚要收回,可那脚是勾起的,勾着他的胳膊。大郎忙放下脚,爬到娘子身边搂住她,他能亲亲娘子了。他把头拱进了娘子的怀里,他有点发抖了,他解开了娘子的衣扣,他要亲个够,接着解开了裤子并脱了下来,他再也抑制不住,抱住了娘子,进到娘子那里面去。很快激情倾注,他渐渐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 忽然金莲翻身压住他,生气似的一巴掌打在他头上。他象做错了事似的,赶紧双手抱住头任她打。只见金莲用拳头猛捶他的屁股,捶了几下,用手又在他腿上捏掐,恨不得撕下块肉似的,这很疼。这是对他做错事的惩罚吗?他甘愿忍受着,并且不是特别疼,还有点痛快刺激的感觉。忽地金莲抓起他的两脚拉了起来,差点把他提起来了。把他拉到炕的那头又拉回来,褥子都掉到炕下一大半了。摔掉他的两脚,又坐在了他的身上,骑在他身上晃啊晃,捶啊捶,他背上不知挨了多少下。娘子大概玩累了,已经气喘吁吁。她躺下了。大郎赶紧坐起来,要抱住娘子并给她盖上毯子,可是金莲猛一蹬蹬掉了,差点把他蹬到炕下。他拿过裤子要给娘子穿上,娘子不穿,反复蹬他踹他,他只好抱住那双脚,不让她动,她却伸起两腿直把他蹬在炕头墙上,一动不能动。娘子喜欢这样玩吗?这真像耍小孩子脾气呢。过了一会儿,他小心喊娘子,金莲不应声。他悄悄放下怀里的脚,拿过裤子慢慢给娘子穿上,把褂子的扣也小心扣上,还没扣完,娘子伸开一个胳膊,等他躺下,大郎忙躺下偎在娘子怀里。娘子搂着他,两人很快睡着了。他们必须午睡,早晨起得太早了,揉面蒸馒头很累人。

         下午醒来,两人开始和面。倒出面粉,金莲舀水,大郎和面揉面。面必须和好揉匀,发一夜。大郎揉面时,金莲拿出鞋子扎针引线。那是一双大鞋,是给二郎做的,他的脚真大,娘子做完这双鞋得好多天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二郎多久没来了?”大郎问金莲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管他!人家都做都头了,还理你呀!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瞎说,做官儿就忘他哥啦,我兄弟可不是那种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金莲撅起了嘴:“哪种人?哪种人?你挂念人家,人家挂念你吗?”

        “肯定公务忙。他要真忘了他哥,你就把给他做的鞋给扔了,让他打赤脚!”

        “扔了你愿意啊?我现在就扔了。”金莲说完走向窗子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别、别、别,他敢忘了,我就去找他揍他一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 这双鞋快做完了,手上这只上好邦就成了。金莲认真地扎针引线。

          “明天就做完了吧?找个人捎去,让他回来一趟,做顿好饭他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 “让他回家来穿。好像这不是他家似的。你怎么管教他的!”金莲说。他们父母去世早,亲人只有兄弟和她这个嫂嫂。叔叔的衣服她给缝做了一身,鞋子已做过好几双了,对得起他。虽然哥哥这样,做嫂嫂的没给他丢人。没心没肺的小叔,真的让人操心呢,衣服脏了谁给洗?鞋子破了不知道换?人前人后可别给嫂嫂丢人,说没人管你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揉好面,天就黑了。大郎累得满头大汗,金莲做好饭等他。他还想做蛋糕给金莲吃,金莲不让他做了,又煎了两个鸡蛋。娘子吃得不少,大郎高兴极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 掌上灯,金莲坐在炕上做针线活儿,大郎收拾完木柴,站在灯前看娘子穿针引线。他喜欢看娘子,灯光中娘子更好看更迷人。金莲催他快去睡,直到娘子看上去真生气了,他才去躺下。不多久,他就传出酣声,他太累了。金莲做完针线收拾起来,她还没有睡意。她吹熄灯,向窗外看去,月亮虽然不很亮,可也能看清街上的路面。行人已经没有了,房子的阴影黑黢黢的,没有风,树影一动不动,天边只有几颗星星闪烁。她向东望了一下,又向西望了一下,街上静悄悄地没有一个人影。

         她关好窗户,悄悄躺下盖好被子。她尽量蜷曲身子,不碰醒大郎,他得早早起床生火。

武大郎和潘金莲----- - 桃花流水风雨 - 桃花流水风雨的博客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19)| 评论(1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