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桃花流水风雨

林花谢了春红,太匆匆,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。胭脂泪相留醉几时重,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顽童和燕子  

2013-06-11 09:27:17|  分类: 童话(原创)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顽童和燕子 - 桃花流水风雨 - 桃花流水风雨

       很小的时候没有时间感觉。“燕子来时新社,梨花落后清明”,反正是春暖花开时,燕子来到我家,问母亲它们是哪儿来的。母亲告诉我,它们从江南飞来,那大江很宽阔,它们一气还飞不过来呢,还要停在船上歇一歇才能飞过来。夜晚,有两只燕子蹲在屋檩上,看母亲在油灯下缝补,一边给我讲着故事。我脑中想象着大江中的大船,船上歇着许多的燕子。

         此后两只燕子就在我家飞进飞出,我一睡醒就听见“喳”地一声,一只燕子飞进停在屋檩上,又“喳”地一声飞走。屋门是敞开的,一天不知要飞进飞出多少趟。我能看清它们飞进飞出时的姿态和扇动的翅膀,它们在衔泥垒窝。不知它们从哪儿衔来的泥,一次只有花生粒那么大,用力按在窝上,不几天已垒起小半截,可以在里面藏身了。窝就在屋后面坡的二檩上,我至今奇怪,它们为什么选择这样的地方,反斜的坡度,泥窝为什么就没有落下来。两只燕子从早到晚比我父母还要忙,每天都能看清它们一天的工程量,因为这天垒上的泥还湿着。有时它们在屋顶休息,我跳着喊着吓唬它们,它们好像不怕我的淘气和顽皮,仍然去梳理翅膀和羽毛。它们是紫黑色的,尾巴飞起时就像剪子。我真想捉住一只来玩儿,我想乘它们飞进屋时关上门,可我还来不及关上,它们就飞出了,动作比我快得多,我就关上门不让它们进,它们就在屋顶上等着。关上门,屋里就黑了,母亲训我一顿,何况她要进出。母亲告诉我,不能伤害燕子,它是好鸟,没有燕子的人家不好。这不知有没有道理,但从那起,我就不再吓唬燕子了。它们垒成窝后要生小燕子,我真希望它们快点垒成,快点生出小燕子,它们的窝已经够大了,都赶上我的小褂子大了。

        下雨时,我看见许多燕子在天空飞来飞去,一会儿飞上天很高,一会儿俯冲地很低。它们不怕雨吗?它们好像很高兴下雨。

         童年的时光美好,就在于好玩的东西多,神奇的东西多,夏天在河里洗澡,水清清的,除了小心水中的小锥锥外,尽情的玩:赶水、堵堑、扎猛子,摸鱼、抠螃、捉虾子。有时到处玩,玩的忘记一切,忘记吃饭是常事。那时好像没生过病,只记得生过疹子,长过痄腮。来到村外就是乐园,粘知了可以烧了吃;树上有八蛱子,它的毛刺人又疼又痒;槐树上有许多吊死鬼吊在半空,有的吊得很低;榆树上有榆树虫,它能把一树叶子吃光,那榆钱很好吃;谁家的土墙里有蜂窝,我们就去戳了吃幼虫,被蛰一下哭会儿就好了;有时爬墙掏雀蛋······到野外玩儿可以捉蚂蚱,跟大人放牛,可以见到屎壳郎滚着粪球,捉了螳螂让它们打架,掀蝎子打蛇,山中有土鳖,有百脚虫儿、蜈蚣,有纺织娘吊在石头上,沟崖上有鸟窝······到瓜地里偷瓜吃,看瓜人追不上我们,到果园偷摘苹果和桃子,谁也不会发现。

         跟姐姐们上山,姐姐们找松蚕的茧,那蚕蛹好吃极了,我老想回家时,姐姐会从松叶上找到一种白色的东西给我吃,很甜很甜,不知怎么生成的,我再想找却找不到。夜晚,我们在大人堆里穿来钻去,看大人们排演节目。演员们还没演好,我们倒学会了许多戏词。“我家的表叔数不清···”“我们是工农子弟兵···”。有时生产队学习时,大人把我们小孩捉住,背语录给他们听······

          不知什么时候有了小燕子,这天早晨我刚睡醒就听见了小燕子的叫声,向燕子窝看去,小燕子们从窝上露出了脑袋。一只大燕子飞来,小燕子立刻喳喳地张大嘴巴,等待送进口中的食物,这只大燕子刚飞走,又一只大燕子飞来,小燕子们又喳喳地张大嘴巴。小燕子有五六只,都这样等待食物,两只大燕子又像垒窝时那么忙,敞开的屋门,它们又不断地飞进飞出。这天,一只小燕子掉下来,它的羽毛长得很好看了,我捉它,它竟能飞起来。我捉住它看它,它也看我,我喊母亲,母亲找来一个葵花杆,让小燕子蹲在杆头送它到窝边,它进到窝里又转身看我,好像还有点怕我呢。又是一天,我看见小燕子们全飞在屋顶上,叽叽喳喳不知说什么,有时一只大燕子飞到它们中间,那大燕子好像比小燕子们还瘦小呢,只是尾巴比小燕子长。张灯时分,窝里燕子挤得满满的,有一只大燕子只好蹲在窝外屋檩上。过了几天,我发现只有两只燕子回窝,问母亲,母亲说,它们出飞了,得到别处做窝去了。哦——秋天过了,天冷了,我不见了飞来飞去的燕子,母亲说,它们回江南去了。我问:“那些小燕子也去吗?它们能飞过大江吗?”母亲说“能的。”“什么时候回来?”“明年春天。”“它们还记得咱家的窝吗?”“记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如今顽童已老大,必须年年象燕子一样外出打工养家。房子变成了窗明几净的瓦房或小楼,门变成了常关的玻璃门,燕子已无处做窝。那为它们敞开的木门没有了,前些年还见到燕子的影子,如今已经没有了它们的矫捷的身影。但这不仅仅是门的问题,而是环境的问题,到处是垃圾,到处是污染,成倍使用的农药、塑料膜,已经灭绝了许多昆虫和动物。我寓言童话里的主人公们已经不存在了,甚至连蛇和蛤蟆也不见了,只有老鼠苍蝇在垃圾中猖獗。

       我们是在进步吗?这是文明还是野蛮?燕子是乡村宁静安详的精灵,它能与人共处一室,虽是野生鸟类,却与人共处得如此和谐,这是一种人类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理想境界。可如今这一切不见了·······我家乡安宁祥和的精灵啊,你如今去了哪里?!

顽童和燕子 - 桃花流水风雨 - 桃花流水风雨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90)| 评论(1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