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桃花流水风雨

林花谢了春红,太匆匆,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。胭脂泪相留醉几时重,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响马 5 妹妹你是谁  

2015-01-10 17:18:12|  分类: 武林志异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 头领门要秀才魏得友把那女人送走。这不知来历的女人,保不定是哪个义军头领的女人,或是某个山寨的夫人,犯不着得罪哪路神仙找上门来。再说,山寨历来都是劫财不劫人。送走女人,一路上可打探消息,送到地头为止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二天牛金星和 阎虎陪同秀才下山,让人牵来一匹马给秀才,让秀才在这大路口等那女人来。阎虎递给秀才一块铜牌,上刻虎头,这是山寨弟兄都有的。

         老牛和阎虎走后,秀才便看见两个女人走来:一个老太太和一个年轻女子。年轻女子挎着小包裹,身着一身农家女的破衣服,显然是改换了装束,这在路上还算安全一些。但是,就算改了装束,也难掩此女子袅袅婷婷,娇弱艳丽的模样。何况她是小脚,更显示此女是大家闺秀。

        她们来到秀才跟前,老太吩咐他好好照顾人家,就返身回村去了。年轻女子挎了包裹就奔大路直走。秀才忙牵马追上去。

        “喂!上马吧。”女子回头看他。高头大马她怎能上得去!秀才找到路边一块大石头的地方,让马靠近石头。女子走近来,把包裹递给秀才,慢慢爬上石头,小脚伸进马蹬,费劲爬上马背斜身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有这样骑马的?”秀才心道。“人家是大家闺秀啊!就这样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 “坐好了?抓牢鞍子,好,就这样,走了。”秀才慢慢牵马走起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秀才牵着马前走,不时回头看女子。女子一脸冷冰冰的样子,对他显然怀有惧心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夫人,该称你夫人吧?你家是哪里?”秀才问。没有回答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秀才回头看看她,她只低了头不理不睬。秀才无奈,牵马赶路。此路通往益州,也许她是益州人氏,要三百多里路,几天赶到呢?路上太平吗?一路上多崇山峻岭,盗贼响马出没,别说送她到益州,兴许半路两人就送了性命。他掏出虎牌看了一下,这管用吗?

          走出了五六里路,这坐在马背上的女子不安起来。她两腿麻木了,难受得很,扭动几下,滑下马背,吓得她大叫起来。秀才听见叫声,忙停了马,回身见女子掉下了马背。他牵马回头,去搀扶女子。女子站起,他放开手,她竟又站立不住跌倒在地。女子两腿麻木得很,那会站立!秀才重搀扶她站起,谁知女子站起后,双手向秀才胸口发疯似的捶打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放开!放开!”女子喊着。秀才只好慢慢放下她,她没有停止的粉拳,一下子碰在秀才嘴唇上。秀才摸了摸疼痛的嘴巴,嘴唇出血了。女子吓得停手看他。秀才无奈抓着马缰等女子自个站起。他看看路边有没有大石头。他牵马走到几十步外的一块大石头边,等待女子来好爬上马去。

         女子好久爬了起来,一瘸一拐走过来。可她不打算上马了,她要自个走。秀才便牵马跟随而行。不多时,女子不瘸了,可那小脚碎步,走得可爱又可怜,不多时,她便坐到路边一块石头上,娇喘微微,细汗津津。秀才牵马走进跟前去,笑着说:“上马吧,上马走得快些!”

         女子恶狠狠瞪他一眼:“滚开!我不用你好心!你自己走吧!走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 秀才吃得一惊,继而心中有些气愤。“你是何意?我好心送你回家。干吗信不过好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好人?强盗是不是好人?你是从哪来的?何以有马?你是黑虎山的人,你以为我不知道!”

          “不是这样。咱们同时被劫,他们只要财物,就把咱们人放了。我一头驴子归了他们。他们怕你是哪位义军头领的夫人,怕招来大祸,所以让我送你走。”秀才这样说。

          女子注视他很久,显然信不过。她说:“我不是什么义军头领的夫人!不是!我是···我男人在出生入死,抗金杀敌。你们这些该死的该死的强盗,杀人抢劫,无恶不作。都去死吧!去死吧!你去死吧!”说完,女子愤愤地站起奔跑起来。秀才只好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      原来是抗金将领的夫人,让人不由得心生敬意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女子跑不多远,一脚跌倒了。只见她重又爬起不停地走。又是一跤,她跌倒在地,爬到路边去坐在了那儿。

          秀才不知该说什么。“上马吧,早把你送到抗金英雄的身边。我敬佩抗金英雄,相信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女子无奈站起。看看周围路边,没有可供踏脚的石头,秀才只好屈蹲身子,让女子踏身上马。女子犹豫着,秀才教她道:踩着腿,站上背,扶好马鞍,脚踏蹬里,跨上去即可。女子依言而行,果然跨上了马背。可她顿觉不自在,看看周围,倒是没有一个人影。

         如此走得快了。太阳晒在身上有些热了,虽然是秋末,早晚寒冷,中午可暖和得过头,又没有风。秀才手牵马缰,大步而行。四野荒草枯黄,山鸦嘎嘎鸣叫,路边不时飞出山鸡野鸟,有时就有一只野兔穿过大路向山坡窜去。秀才无聊,吟起诗句解闷:

          “厌浥行露,岂不夙夜?谓行多露···谓行多露···

           谁谓雀无角?何以穿我屋?谁谓女无家?何以速我狱?虽速我狱,室家不足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谁谓鼠无牙?何以穿我墉?谁谓女无家?何以速我讼?虽速我讼,亦不女从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马上女子问他:“你真是秀才?”难得她开口说话了。秀才回头看她一眼,点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你念叨的是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诗经,行露。”秀才答道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哦——”她不懂。“诗是何意?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这个······”。秀才感觉不好解释,想了想说道:“大概是说一个人,他的心被偷走,去打官司,人家死不认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诗经里会有这种有意思的事儿?”女子笑着问。秀才偷偷地笑着。他又念叨起来: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南有乔木,不可以休息。汉有游女,不可求思。汉之广矣,不可泳思。江之永矣,不可方思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翘翘错薪,言刈其楚。之子于归,言秣其马。汉之广矣,不可泳思。江之永矣,不可方思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翘翘错薪,言刈其蒌。之子于归,言秣其驹。汉之广矣,不可泳思。江之永矣,不可方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马上女子,听他思矣思矣的吟着,不由地问他:“这又一个很有意思的故事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唉——”秀才说。“是说一个人,他看见江对岸有个美貌女子,可是汉水太宽了,江水太长了,他没法过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欲知后事如何,且看下回分解。

响马 5  妹妹你是谁 - 桃花流水风雨 - 桃花流水风雨

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22)| 评论(2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